首页 / 正文

塞呋盾情缘之:有一种爱我奢望……

2011-11-02 21:36:23

  “午夜的钟声已经敲响,我们的爱是否还能继续…”唱完最后一首歌的最后一句,淋漓的汗水已经浸湿了我的衣衫,透过晶莹的汗珠我望着台下的观众,每一个人的表情瞬间静止,迷离而陶醉。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脸,或青春或沧桑或哀怨或欢喜,然而这一座城市却让我茫然……

塞呋盾情缘之:有一种爱我奢望……

 

  塞呋盾情缘之:有一种爱我奢望……

  “干杯,为了我们巡演重庆站胜利,高举我们手中的酒杯吧,兄弟们!”川巡的一句话,让我们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举起了自己的手中的酒杯,欢声笑语在我的耳边回荡,每个人都笑的咧开了嘴。川巡:我们乐队的主音吉他,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在理想与现实间川巡的人,乐队的一切经费都是他在赞助,可以说这个乐队的存活全靠他一句话的事情。有着优越的家庭环境,但是,却一直在抱怨迷失了自我。他旁边的是乐队的鼓手小武,虽然鼓是速度与激情的结合,但是,小武却是一个温和的男生,只有在打鼓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从他身上爆发出的那种难以抗拒的力量,小武有着自己生活目标和自己小小的幸福。小武的右手边是贝司波波,波波生就一副帅哥坯子,走到哪里都一群姑娘围绕。波波从小父母离异,或许因为此他对感情天生就一副没有责任感的劲儿,用他的话说他玩乐队,就是为了能收更多的姑娘。波波的旁边是乐队的随行摄影凌,地道的北京小伙子,有时候单纯有时候狡黠,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跟了我们乐队三年,无怨无悔没有分文报酬,只要乐队巡演他一定会全程跟拍。在座的还有乐队助理潇潇,川巡女友等。而我嘛?我是乐队的主唱,主唱一个乐队的灵魂,我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却成为了这个乐队的主唱。短短数十秒钟,扫视后每一个人的面孔,他们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化作一个个符号,跳跃然后消失。“来,来,来,干杯,为了巡演重庆站暴躁的歌迷”我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酒过三旬大家都已经有些微醉,都蜷坐在椅子上扯着闲天。我突然想一个人逛逛重庆的夜景,于是,站起身跟大家说了声:“你们喝好了,就回宾馆吧,我在重庆有个朋友,过去会会,不用等我一起回宾馆了。”转身刚要走的时候,凌忙站起来说:“哎!小曼,我陪你去吧,已经很晚了,一个人怕不安全吧!”“我去会男人,你也跟着啊,真够不识趣的”我撂下这一句一溜烟的走人了,耳后是他们打趣凌的欢声笑语。

  重庆是一座美丽的山城,空气中像是凝结着无数微小的水珠,让你总感觉潮乎乎的,城市的灯光也是高高低低的,很是迷幻。望着远方山上暖暖的灯光,我突然想我是什么样的呢?每一个人我都能勾勒出他们的框框,可是,我勾勒不出我自己,我所追求的我所迷恋的我所需求的?我的确不知道我所需要的是什么,但是,唯一明确的是我知道我不需要什么,一统胡思乱想之后,还是一个人泱泱的回宾馆了。



   到了宾馆我刚要开我的房门,凌刚好从他的房间走出来看到我十分兴奋的说:“跑哪儿去了你,以为你被人拐卖了,正准备去找你呢?”“我擦,特么的我这么聪明一个人,我不把拐卖人口的给卖了,那都是便宜了他们”,我回说。“行了吧啊你,吹牛不上税不是。怎么着,来我屋聊会天呗”;“去就去呗,还怕了你不成”我故意说道,“哈哈哈,怎么,我没说什么,你到自己承认怕了吧”,“走走走,别来劲,走着啊”,我边说着边推着凌进了他的房间。凌说着“随便坐啊,床也也随便坐,我给你倒杯水去”。他就是这样说话总是没有个正经的,我看他的相机放在床上,就顺便坐下拿起相机来翻看相片。这时候,凌端了杯水走过来笑咪咪的说:“还真坐床上了!”“你那嘴能说句正经的不,话说你这照片怎么都照的是我啊,照我就照我吧,怎么都给我照那么丑陋。就这摄影水平还特么的跑出来混呢你!”凌靠着我一屁股坐下来凑到我跟前说:“本来就为照你来的,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不知道嘛?”“别内瞎扯淡了,油嘴滑舌,我再后知后觉,也不会一点感觉没有啊!你个大忽悠!”我边翻看相机中的照片没有看他说道,“您那心都被爱情理想给蒙蔽了,您看的见谁的真心啊您!要不今天让您感觉的到一把”说着凌从我手中把相机拿到一边去,顺势上身压在我身上,迅速的吻了我的脖子,然后说道:“是不是这样能感觉到我很强烈的喜欢你了?”我不禁觉得他真的很好笑说“你这是干嘛啊?”“让你感觉的到的爱的表达啊”说着凌开始柔情似水一般的热吻我,然后我感觉到他的一只手在解我的衣服另一只手不断的进入我的身体。我躺在床上大脑瞬间静止:1s我本来也不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人,和前男友也一直是婚前性行为的;2s我从来不会和自己不爱的人爱爱,这是我的原则;3s我爱这个人吗?这个人真的爱我吗?4s显然我对我不爱的人十分性冷淡,完全没有想要爱爱的性福快感……“小曼,我带上套啊”凌的话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不是吧,不要不要,我根本就不想做,你怎么把我衣服都脱干净了?”我睁开眼才猛然发现,赶紧用被单把自己包裹起来。再看凌一脸的不知所措,手拿着套了一半的安全套,我看看他又看看他下面,瞬间就石化了。“你你你,打着爱情的幌子,就是想把人直接弄上床”我用被单裹好自己站起身准备开溜,只听凌大喊:“靠,这都神马情况!套套专门为你准备的,很贵的白瞎了。”我一溜烟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一屁股坐在床上喘着气,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心情错综复杂,也有些忿恨一抖床单,从里面掉出来一个盒子,我拿起来一看:塞呋盾安全套!气的我直捶床心说:凌你个白痴啊,竟然买个什么杂七杂八的安全套,还特么的说很贵,简直是龌龊的男人。接下来巡演的日子里,每每对着他,我都对凌没有好气,让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面子,可是,他依然二皮脸的跟我打趣,还好其他人也从来没有人问起过我们两到底发生过什么。

  巡演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乐队所有成员又要有一段时间,过着各自规律的生活中。我又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每天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穿梭,我心中依然渴望我理想中的爱情,只是我依然不确定我理想中的爱情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每天最满足的时候就是上下班的时候,将自己置身万物之外像一个外星人一样,观看每一个擦身而过的人,然后我会在脑海中勾勒他们还有他们的故事,每天乐此不疲。那天,去上班我站在地铁靠门边的位置,观察着每一个上下车的人,突然有两个手挽手的女孩走进来,并且还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买安全套送香水,真是什么新鲜事儿都有。不过我到真对那香水感兴趣呢,那个安全套不知道有什么好的,那么贵。”"快别说了把那个宣传页赶紧收起来,被人看见多不好啊”,另一个女孩说道。我随意的看了一眼她们还没来及收起来的宣传页上面写着“塞呋盾”,塞呋盾,塞呋盾,这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算了,管它是什么呢?我在心里想那两个女生明明就是对安全套感兴趣,还说对香水感兴趣,于是,我又在心里为她们打造了一个个故事,不禁笑起来。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但是,就像平静的湖水突然被一粒小石头,弄的水花四溅打破这平静。周末在家里无聊看电视,电视一则很短的广告“关爱女性 呵护爱 健康爱---塞呋盾”,这个熟悉的名字,让我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于是,上网仔细查阅才知道是一款关爱女性的安全套。这一查让我忽然想起了重庆巡演的夜晚,我想起了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过凌了,于是,决定去凌家去拜访他。敲响凌家的门,凌看到我惊喜的说:“额的个神啊!从天而降,你这是第一次拜访我家吧!快请进快请进!来一次真不容易啊!”“随便坐随便坐”凌招呼着我,“怎么突然想起拜访我来了,自从那晚的事以为你已经把我列入永世不得翻身名单了呢”,“怎么?不行啊?还敢提上次的事情,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禁惊呼,当我走进凌的书房,不禁大吃了一惊,他的书房就像是一个影展一样,墙上到处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是我演出的瞬间,我的笑,我的泪,我的凝眉,我的躁动,我的安静,每一个瞬间都被凝固在一张张画面上。泪水一下子充满了我的眼睛,我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凌跑进来晃着我的肩膀说:“干嘛干嘛,感动了吧!行,我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谢天谢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是凌爽朗的笑声,“我就是想记录下你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在这世间的瞬间。当有一天你老了,看着这些照片,可以温暖那一个寒冷的冬天午后!”凌动情的说着。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认真而正经的说话,我不禁失笑,从兜里拿出一盒塞呋盾,嘴里还唱到:有一种爱我奢望,一定是有它(塞呋盾)的呵护……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牌子的安全套的啊?”“啊!你竟然带着一盒安全套来拜访我,说是不是再续那一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50 条评论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